狐狸先生的小尾巴~

珺无希言【毕侃】【ABO向】

此篇为病娇小短篇,也是我粉丝破一百的福利

“喜欢吗?”

清冷的声音响起,李希侃睁开眼睛,首先入眼的是一双黑的发亮的皮鞋。他缓缓抬头,看见毕雯珺俊美的脸庞,只不过是面无表情,也可以说是冷到不行

“你想干什么……”

李希侃现在已经被毕雯珺的囚禁折磨的有气无力

“你不是说你喜欢樱花吗?我为你种了满园的樱花树,喜欢吗?”

“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看来细看不喜欢呢...那要不然……我让她来陪你?”

“呵,宁愿这样也不愿意放我走么?”

“我这么爱你,怎么可能会放你走呢”

听到毕雯珺这样说,李希侃的眼神越发的黯淡无光

毕雯珺轻轻解开束缚住李希侃的镣铐

“这是我亲手为你种的樱花树,怎么?不喜欢么?”

“有意义吗?你为我做这些有意义吗?”

“我的希侃小傻瓜,我爱你就是意义啊”

呵,他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

他无法理解爱是被给予而不是被放弃

现在的李希侃已经心如死灰。被囚禁了两年,换做是谁都会受不了吧。尽管毕雯珺对他很好,可失去了自由的小狐狸还是越来越抑郁

李希侃不仅见不到心仪的那个她了,毕雯珺病娇的性格也把他折磨到崩溃

毕雯珺有时对他百依百顺,有时会把他绑起来慢慢的享用,折磨

“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放了我……”

“你说一句你爱我”

“我爱你……”

“你以为只有这么简单吗?当然不会。我的小狐狸,我是永远都不会放了你的”

“你爱我吗?”

“我当然爱你啊”

“好...只要你再让我看她一眼,我就不逃走了……”

李希侃想要最后一次试探以前的毕雯珺会不会回来了

听到这儿,毕雯珺心中的无名火瞬间窜了起来

“你就这么喜欢她么?是我对你不够好么?嗯?希侃?”

“我的小傻瓜啊,那我就实话告诉你了吧。你心心念念的小情人就在你的面前”

“什么?她在哪里?”

“傻瓜,她在樱花树下啊”

毕雯珺笑的邪魅,坚定的眼已锁定预知的胜利嘴角微笑

“我怎么没看到?”

“因为她被我埋在樱花树下了啊...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喜欢我为你种的满园樱花了?”

“毕雯珺你个疯子!”

失去了最爱的“他”,李希侃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以前的那个毕雯珺再也回不来了

“看来我让我的宝贝儿伤心了呢……”

从那以后李希侃每一天都过得浑浑噩噩

不对,自从他被毕雯珺囚禁以后就一直这样浑浑噩噩了……

他听不见彩虹出现的声音;他听不见太阳落下的声音,花开雪飘的声音,他听不见;风吹草动的声音,他听不见;野狼的声、猎人的枪声、天使的哭声,他听不见,他只听见寂寞,在草丛里来来回回的奔跑

毕雯珺看着已经快要重度抑郁的李希侃,心里不免有些难受,有些心疼

希侃,你总是那么害怕离别,却总是假装坚强;你总是那么害怕黑夜,却总是暗自躲藏;你总是那么害怕独处,却总是孤单一人;你总是那么容易付出,明知是痛苦,却还那么执着;你总是那么容易受伤,明知是欺骗,却还自欺欺人;你怎么总是那么傻,让人心疼

他似乎发现了站在门后的毕雯珺,李希侃早已经没了活下去的信念,淡淡的开口

“你杀了我吧”

明明没有任何语气感情,却让毕雯珺心如刀割。毕雯珺的视线不小心撇向了床柜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李希侃笑的很开心,小小的狐狸笑的眼睛弯成了一条缝

又看了看旁边的李希侃,早已经没了最初的稚气,眼神里的那抹阴暗忧伤似乎是在告诉他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也是,本来就是拜他所赐……

“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上帝,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

“什么意思?”

李希侃显然没听懂

“没什么”

其实,毕雯珺变成这样也是有原因的...是因为当初的李希侃今天的毕雯珺才会变成这样

最初的毕雯珺和李希侃感情很好,毕雯珺也很温柔,对李希侃很好

可是后来李希侃总是夜不归宿,对毕雯珺也越来越冷淡

虽然毕雯珺是个A,没有小姑娘的敏感脆弱,但是他的直觉很准:他一定是背叛了自己

可毕雯珺逐渐学会了,有些事,看破不说破

毕雯珺一直想着,忍一忍就好了,说不定哪天他就会回心转意了。如果挑明的话,那他们又该大吵一架了,这样对谁都不好。反正他们四年的感情,怎么可能比不过一个刚认识的小丫头?

可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一天,两天,一个星期,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毕雯珺开始有些心慌,他逐渐意识到李希侃可能是动了真情。就连李希侃的发情期也已经好久没有找他解决了

难道是被别人标记了?
毕雯珺这样想

毕雯珺觉得必须要采取一些措施了

他开始将李希侃囚禁起来,小狐狸显然没有见过这样的毕雯珺,被吓到呆滞

看来,我的方法有效果呢...

后来的小狐狸又开始不听话,毕雯珺也慢慢的开始变本加厉

按正理来说毕雯珺不应该会改变这么多。可正是因为他对李希侃爱的深沉,才会变成这样

“希侃,我们以前感情多好啊,可惜了,你非要背叛我。你现在这么狼狈确实是我造成的。但我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不是拜你所赐吗?是你先背叛我的,这可怪不我呢...”

毕雯珺带着玩味的笑容把玩着手里的刀

是啊,是我先负了你,又怎么能怪你折磨我呢……

“我好爱你希侃...呵呵”

他的轻笑在李希侃的耳朵里无疑是最刺耳的声音了

“我也爱你呢,雯珺...”

毕雯珺像个猎人一样,一心只想着囚禁他,占有他,让他彻底属于自己。可是他却忽略了:

李希侃明明有这么多次机会可以逃跑,可为什么他明明绝望却还在这里?

因为小狐狸一直爱着猎人啊……

那个女人也只是李希侃因为毕雯珺忙于工作而没有时间陪自己想出来的主意罢了

毕雯珺也不会知道李希侃发情期的时候躺在床上一个人默默熬过去有多痛苦

评论(10)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