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先生的小尾巴~

别让我还放不下 【毕侃】(六)

这一晚上,李希侃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
他,长剑佩腰,纵横中原,问天索地,踌躇满志;他朝搴木兰,夕揽宿莽,艾萧太盛,椒兰甚少,美政弗行,举世皆醉
万籁俱寂,剔亮的露珠顺着草木滴落在洛阳涸的沙石上。寒雾缥缈,一个凛然的身影随风摇摆,那是赴任的毕雯珺。在他身后,一轮血红的旭日挣出水面,傲立于昏暗的天宇中
日光蓉蓉,西风萧萧。王府中李希侃正在为战涌初平,百废待兴,诸侯割据,危机四伏的现实而愁眉不展。借着秦时的遗风残月,他持着满腔热血如滔滔江水
秋波浮动莫名湖畔,业绩初显,自己却独倚寒窗。
“要不要喝几杯?”
温暖从背后慢慢的包围过来,耳畔传来他的声音,有点低哑的,却带着说不出魅惑,每个字从他的薄唇中吐出,听在我的耳中,都仿佛下着大雪的十二月倚窗而坐,独自品尝一杯热气腾腾的普洱茶
李希侃:好啊
李希侃:最近兄台别来无恙啊
毕雯珺:不,还是有些忧愁
李希侃:兄台为何而愁?
毕雯珺:唉!最近那帮想要造反的小人乱我大商的太平啊!
说着,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李希侃:别想这么多了
毕雯珺:再不想对策我大商就要灭亡了
李希侃:可皇上只喜欢听那些小人们的谄媚逢迎,我们为国家想对策却惹得皇上动怒。真是个昏君啊,每天只想着美人
毕雯珺:罢了,聊些别的
李希侃:我为王爷写了一首诗
毕雯珺:哦?拿来本王看看
李希侃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诗本推到毕雯珺的眼前
眉泛涟漪如弦月,星眸微转深似海
俊俏笔挺琼鼻立,素肤如雪若凝脂
薄唇轻启似花瓣,微露皓齿如白玉
几千青丝随风扬,其色如墨细如丝
白齿青眉毕雯珺,盛世容颜美少年
意气风发千古醉,一朝春秋为谁归
(我自己写的诗,不喜欢别喷我文笔不好)
毕雯珺:为你归
李希侃:什么?
这是毕雯珺小声说的,以至于李希侃没有听清他说了些什么
毕雯珺:没什么,就是兄台把本王写的好像个女孩子
李希侃:王爷不喜欢?
毕雯珺:喜欢,只要是兄台写的我都喜欢
李希侃:你只拿我当兄弟?
毕雯珺:有些事,现在还不能决定,我不想辜负你。如果我方打了胜仗,那我们就在一起,好吗?
李希侃:好,我等着你
这一等,就是半年多
终于,他们还是战败了,大商还是灭亡了,毕雯珺也不在了
在毕雯珺的墓碑前,有一个痴情的男人对着它说话
李希侃:雯珺,你知道吗?我好想你
毕雯珺:我也想你啊
毕雯珺的魂魄游荡在他身后,刚刚他对李希侃说的话,李希侃也听不见
黑无常:现在你的心愿也了了吧。该到时间回阴间了
白无常:是啊,再不回去就要误了投胎的时辰了
毕雯珺:走吧

评论

热度(15)